您的位置:笔笔发 新闻公告 正文
内容搜索
笔笔发:技术产业信息平台----成就有识之士创业梦想的殿堂
热门内容
推荐内容
中国成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 年增长速度25%

本文章共8957字,分2页,当前第1页,快速翻页:
 

  1921年在布拉格国家大剧院里,上演着一部科幻剧,剧里有一种名叫罗素姆的机器人,这是机器人第一次出现在人类的文学作品中,它能够胜任两个半普通工人的工作量,人们把工作都交给罗素姆,自己则无忧无虑地享受生活。而在2014年,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消费国,预计到2015年,中国机器人市场需求量将达3.5万台,将近占全球总量的20%。

  中国机器人团队勇于开拓 不断试水国际市场

  这是在安微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的厂房里,这家来自以色列的公司的高层正在饶有兴趣地参观埃夫特的最新产品,他们将和埃夫特公司在自动运动控制技术上展开合作,这是机器人生产中的关键技术之一。

  高创传动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市场营销副总裁Markus Erlich:埃夫特拥有巨大的潜力,成为全球领先的机器人生产厂家,我们在这儿所看到的技术,已经是处于世界一流的。而通过我们的合作,他们将会在世界上更具竞争力。

  而在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工作,他们所装配的这些移动机器人,将会发往世界各地。

  新松智能移动事业部总经理张雷:这是给某跨国企业,它是一个大型的国际化的拖拉机制造,像前面那批黄色的,那是我们给通用汽车提供的,像这边有的是给日产的,那边还有给福特的等等,我们可以说是这个领域的主要供货商。

  实际上,新松已经成为通用、宝马、福特、米其林等一批世界级企业的全球采购供应商。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曲道奎:新松一旦推向市场跟国外来比,在技术上什么,丝毫不差,很多还有我们自己的一些特点。

  机器人被誉为“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其研发、制造、应用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创新和高端制造业水平的重要标志,被视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切入点和重要增长点。而中国的机器人制造企业,在这一轮变革中,在国际舞台上闪亮登场,它们奋起直追,打破了本土市场洋品牌的垄断局面;它们勇于开拓,不断试水国际市场,助力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型升级。

  这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我国研发出来的机器人。作为国家863计划的重要成果,它的研发者就是有着中国机器人之父之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蒋新松。尽管这一产品标志着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已比肩同期世界先进水平,但在当时,它并没有在工业生产中散发出应有的光彩。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我国研发出来的机器人

  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执行理事长宋晓刚:就是我们国家无论是从市场的需求,从工业的基础来讲,那么80年代到90年代这一阶段,都没有具备这个快速推广应用机器人自动化系统这么一个条件。

  当时,中国刚刚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大批成本低廉的劳动力涌进工厂,受惠于空前的人口红利,几乎没有企业会考虑花钱为工业机器人买单。但是当时走出国门的研究者中,已经有人注意到欧洲发达国家工业机器人的普遍使用和机器人产业的快速发展。

  曲道奎:到它那儿一看,几乎就是一个机器化,所以看完是非常震撼的。这时候才知道机器人我们过去老是在实验室里面搞,但是没想到机器人还会有这么大一个作用,并且在国外已经是大批量在工业中,在大批量应用的,所以那时候震撼还是非常大的。

  曲道奎是蒋新松的学生,也是我国机器人专业首批研究生。最终,在导师的召唤下,对机器人产业满怀信心的曲道奎回到中国,组建了一个30人左右的团队,致力于机器人的产业化。

  对机器人产业满怀信心的曲道奎回到中国致力于机器人的产业化

  曲道奎:无论是在资金上,在品牌上,在企业管理的经验上,在市场上,包括怎么去做产品,这可能对我们来讲都是空白。

  正当团队在为市场而迷茫时,一个客户找上了门。

  张雷:当时沈阳金杯汽车厂规划的一条生产线,但是这个生产线其它环节都规划完毕以后,招标的时候发现在底盘合装这个环节上,由于原定的国外的供货商对我们国内实行禁运,就是不卖给我们。

  合同也签了,款也付了大部分,但是却因为美方的技术封锁,整条生产线安装到半路就继续不下去了,企业被移动机器人的技卡住了脖子。

  张雷:用户可以说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找到我们的,他们只是想来试一试,当时这个合同的话,其实项目额也不是非常大,相当于给国外公司预定的当时的尾款的一个数额。

  虽然钱少,任务重,但是张雷和他的同事们当时毫不犹豫地接了这个单。

  张雷:我们通过这个突破口,就有可能把我们原来积累的高技术,真正在工业里面得到普遍的应用。

  但是团队里大多数成员,连机器人生产线都没有见过。加上国外的技术封锁,相关资料的获取费尽波折。

  张雷:我们当时是去科技情报所来反复地搜索,四五十本可能上百本资料,才能获得这么样一张照片。然后我们要根据这个来推测所使用的技术,或者它的应用环境会是什么样的。

  但照片只是一个静止的画面,但机器人却要移动起来,一静一动之间,大有玄机。

  张雷:一方面要能够按他设定的虚拟轨道运行,另一方面还要跟安装的车身进行同步。如何协调这两者之间的同步,包括很好的适应性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对这群做研究出身的知识份子来说,要完成项目,技术并不是唯一难题。他们当时甚至没想到打听配件厂家的信息。

  张雷:刚开始那个车轮的话,其实现在知道很多车轮我们是从专业的厂家采购。当时我们没有这个渠道,不知道这个货源,可以说完全是自己加工,自己做起来的,完全是从头来做。很多环节都是这样,就是没有原来的工业基础,也没有原始的信息,都得靠自己从头摸索。

  啃骨头,走弯路,这一单生意花了整个团队两年半的时间,最终他们攻克下了移动机器人的核心技术,让客户的汽车生产线终于顺利开动起来。

  张雷:很紧张,也很兴奋,就是我们头一次看到自己研制的移动机器人,在我们国家的生产线上真正应用于工业工程,很高兴。

  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机器人研究开发部攻克了汽车生产线移动机器人技术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韩国三星公司找上门来,花了几十万美元购买他们的这项技术专利。

  曲道奎:我们认识已经不单单具备了我们的技术高度这么一种能力,同时我们也有能力,完全有能力,利用自己的技术,怎么来推出产品,怎么来企业进行应用,这个对我们很大的一个信心的提升作用。

  1999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决定》,这一文件的出台,最终促成了中国第一家专门从事机器人和先进装备高技术企业的建立。但翻阅这一年的历史数据,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与国际机器人联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从1994-1999年,美国通用工业机器人的年销售量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5,000台,仅1999年一年就增长了38%。欧盟1999年通用工业机器人的销售量增长16%,达到25,000台,但在中国,1999年的装机量仅为550台,而且几乎为几大国际巨头所垄断,新松要在市场上打开局面,几乎就是虎口夺食。

  1999年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与国际机器人联发布的统计报告数据

  曲道奎:中国那时候一年才几百台,所以这时候给我们整个想象的这个市场空间还是落差比较大的,这是一个方面,那么另一方面,就是技术这么小的市场,那时候也已经全部国外在垄断,所以我们说直接踏向市场的第一步,直接面对的就是一个国际化的竞争。

  在曲道奎看来,新松做为后来者,要在这场国际化的竞争中取得立足之地,最有力的武器就是一支脱胎于中科院,根植于本土的的研发团队,他们一懂机器人的各种型号和种类,二懂中国制造企业的需求和工作原理。

  曲道奎:就是企业有什么难题的,去找新松吧,企业有什么瓶颈,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并不需要企业付钱的事。就我可以帮着你来进行前期的一些规划,帮着一些问题的解决,但是这时候我可以分文不取。

  通过跟企业建立这种伙伴关系,新松团队的技术和服务逐渐在业内赢得了口碑,也一点点赢得了市场。

  曲道奎:在这种高技术产品力量,技术还是一个关键的一个技术要素,首先是看你的技术,能否满足我的要求,你的功能,性能可靠性,是否给我的整个需求匹配,在这个前提下,看你的价格,看你的成本,否则的话你就是白送给他们使用他都不敢用,为什么,会影响他的整个生产。

  当曲道奎和他的团队正在市场上艰难地啃骨头的时候,胡国栋也在为企业所引进的国外机器人而头疼。当时他在奇瑞汽车任设备部负责维修工作。

  埃夫特公司副总工程师胡国栋:当时在使用德国杜尔公司喷头机器人的时候,当时有一个设备故障,也是我们第一次碰到的故障,就是设备它报警,一个报警号,我们查资料的话,他写的很简单,没有说明这个故障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报警号意味着什么?继续运转下去,是否会影响生产安全?在这些问题没有答案之前,胡国栋只有一个选择:关停整条生产线。

  胡国栋:压力非常大,我们公司一个规定当时,停台五分钟,必须报到车间主任,15分钟必须报告到我们的厂长,30分钟必须报告到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何况我们不止30分钟,而是停下来一天了,

  对于企业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既便现在回忆起来,胡国栋也觉得这是自己生命中最难熬的一天

  胡国栋:当时我们找到老外的时候,老外第一个他资料不全,他也不愿意给我们太多的资料;第二个,在中国的它的技术专家,技术水平也是有限的,他不能够提供这方面的更多的支持,只能靠我们自己来解决,

  为了尽量减少损失,技术团队决定一面使用人工操作的方法部分恢复生产,一面继续排查。当时刚刚大学毕业的胡国栋身上有鼓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倔强劲儿,愣是两天两夜守在机器旁边,不眠不休,把问题解决了。

  胡国栋:后来杜尔的很多工程师,在他们其他项目当中调试遇到问题就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来给他们提供一些技术方面的支持,后来我们这个维修团队,在整个我们奇瑞公司甚至在我们这个喷头行业,都是还是小有名气。

  胡国栋的这个团队算是一战成名,年青气盛的他冒出了一个想法:自己制造机器人。

  胡国栋:我就找到我的领导,也就是我们公司现在的总经理许总,当时跟他说我说许总,我在维修,在现场维修这么多年了,我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我想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如果我们部门从事装备开发的话,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总经理许礼进:我说可以考虑。当时这样我就鼓励他,我说你先好好掌握吧,等到有机会的时候,我们说不定会真会造机器人。

  许礼进虽然没有当场应允,但实际上这个想法在他心里也是由来已久。做为企业设备部的负责人,公司为进口机器人付出的高昂代价一直都困扰着他。

  许礼进:升级改造的时候,我们就是请了这个进口的机器人厂商,来为我们服务。就是从国外这个上飞机开始,一直回到他们国内下飞机,一直回到他们下飞机为止,按小时收费,几百欧元一个小时。

  最后,外国专家只是简单地修改了一下程序,企业就花了近一百万元。这钱虽然不是许礼进自己掏腰包,但是还是觉得心疼。

  许礼进:就觉得技不如人,就永远这个受制于人,永远这个被动挨打。这个事情更是加深了我们一定要掌握核心技术,一定要有自己的机器人这样的一个想法。

  许礼进的这个想法在2007成为现实。这一年,他在母公司的支持下,组建了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跃跃欲试的胡国栋自然被招至许礼进的麾下,他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拟一份生产机器人的可行性报告。一提笔,这个年青人才发现,自己当初似乎太冲动,修机器人和造机器人,毕竟还是两回事。

  胡国栋:维修只能接触到设备的应用层面,当我们去开发设备的时候我们必须了解到设备的最底层,它的原理是什么,它的电路是什么,它的机器结构是什么,我怎么样把这个项目开发完,你怎么开发,你的技术路线是什么。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蒙了。

  胡国栋:对,当时我们就不知道从哪里写。

  但这并没有难倒不服输的胡国栋,他和几个年青骨干决定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取经。

  胡国栋:元月16日我们过去的。因为过年之后,因为考虑到一个路比较远,从北方到南方来比较远,另外我们还想在那边学点东西,利用放假期间学点东西,还有项目压力比较大,我们去年几个人没回来,每天就在实验室里面来看资料,来学程序。

  几个月的恶补之后,这群年青人开始和哈尔滨工业大学合作制造样机2009年3月,埃夫特自主研发的第一台点焊机器人在奇瑞的汽车生产车间投入使用。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当第一天开的时候,你心里边有底吗?

  胡国栋:心里面没底。

  记者:为什么?

  胡国栋:因为我们的产品第一次用于工业生产,外面的说法很多,当时我们这个产品用的时候很多人是反对的。他说你这个产品,第一个假设你这个坏了,你会影响我的生产;第二个,假设你的产品出现一些异常情况,比如飞车,会出现安全事故,打到我们的人怎么办?
 

 
点这里复制本页地址发送给您QQ/MSN上的好友

相关文章

数据显示中国生产全球77%手机 自主芯片不足
联通1元1GB流量正式开抢:限量100万份
展讯平板电脑首次亮相:超低价格冲击通话平
苹果停用TLC闪存 回应iPhone 6宕机
闽发布双11报告 标价虚涨后降 电商平台欺客
到2020年,移动运营商还会存在吗?
小米双十一优惠细节曝光 小米4特别版1799元
宋祖德:网购正在危害中国
通信引发中国平板电脑产业变革:几大芯片商
网信办“挥刀” APP红利大限将至
通话平板成主流 英特尔瑞芯微联手出击
Pebble打败Moto 360?最佳智能手表评选
魅族MX4 Pro外形再曝光:确认为方形HOME键
2015年国产手机谁能销量破亿:小米有黑马的
随乔布斯电影剧组走进苹果发源地--车库
联发科周渔君:2015加大对穿戴设备开发者扶
手机大佬看2015:品牌加速消失,指纹识别将普
每部手机平均要装34款APP 使用时间最长是手
华为Mate 8曝光:配备2K无边框屏幕
北京市交委:“专车”准入暂无时间表

相关评论


本文章所属分类:首页 新闻公告   其他资源


反馈意见和建议